卷毛树

漫游在名字不详的风景里

我又听着《什么歌》抹了一脸的眼泪

因为不再温柔而失去温柔的表达力,粗糙野蛮,麻木不仁

高考之后选择题越做许多,标准答案越来越少,但夏天年年相似(打出了绵绵相思!浪漫的输入法)

我对那个大松一口气的夜晚印象模糊,没有去疯去玩,收拾了大包的书就回家了。听起来似乎很值得后悔。

买了睡眠喷雾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真的睡得奇沉无比,醒来时眼罩依然妥帖安稳地待在眼上,可是又更困倦和嗜睡了。

公司发了生日礼金,身份证上错误的六月份倒也很不错,春天夏天我都喜欢。

空调温度还较舒适,可以与甲方的火气抗衡。办公室的脏话声比金鱼吐泡更密集,泡面味道浓烈准时,夜晚的精神涣散,视线所及只可关注到过于刺眼的灯光。

六月,奋力向前游去。

其实是想表达被夏天化掉的臭氧层

变形的闺蜜组哈哈

只要风(藏到第二页)

我是孤傲的蔷薇~

心碎和疲倦的情绪

是武道馆的手臂